笔趣阁 > 头狼 > 1071 今天俯卧明天撑
    听到白老七的话,我和钱龙同时喜出望外的回过去脑袋。

    这家伙不知道啥时候突然坐起来了,而且还是那种异常标准的打坐姿势。

    我舔了舔嘴皮问:“白哥,您愿意教我们啊?”

    “耳刮子打在脸上的滋味不好受吧?”白老七抽了口气道:“练功夫是件持之以恒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出成绩,但人的身体素质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改善,你们愿意学吗?”

    “愿意,愿意!”

    我和钱龙捣蒜一般的狂点脑袋。

    “先干活吧,干完我教你们。”白老七点点脑袋,继续微闭上双眼。

    半个小时后,我和钱龙总算将屋内里里外外收拾利索,马上巴巴的凑到白老七的床前讨教。

    昨天他说自己那张床是什么“死人坑”的时候,我还有点不以为然,这次离得特别近,一股堪比厕所还要腥臭的气味瞬间扑鼻而来,我都难以想象他是怎么在这张床上睡的,同时崇拜的瞄了钱龙一眼,昨天这个犊子可从他床上赖了半上午。

    “先做俯卧撑吧,能做多少是多少。”白老七像修仙似的眼皮都没睁开,直接朝我们努努嘴。

    钱龙顿时有点不乐意的嘟囔:“白哥,俯卧撑算哪门子功夫?”

    白老七耐着性子解释:“跟人搏斗,用的是拳脚,你们双腿发虚,手上无力,怎么可能打得赢对方?方法我是给你们了,练不练在于自己。”

    我犹豫一下后,直接趴在地上开始“吭哧吭哧”的做起俯卧撑来。

    看我动弹了,钱龙撇撇嘴也学着我的样子运动起来。

    之前我跟着黑哥学功夫的时候,他没事也让我练俯卧撑,那会儿感觉轻轻松松做三四个没啥问题,可不知道为啥空了一段时间,我满打满算才做了二十几个就已经累得大汗淋漓,撑不住身体。

    我扭头看向钱龙的时候,这家伙挺尸似的趴在地上,眼皮耷拉着,貌似随时有可能睡着。

    “诶!”我轻喝一声。

    “啊?咋地了”钱龙忙不迭扬起脑袋。

    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问:“你干特么啥呢?”

    “俯卧撑啊,今天俯卧明天撑。”钱龙抹了一把淌到嘴边的哈喇子,郁郁不快的仰头朝着白老七喊:“白哥,您能不能教俺俩点实用的,这玩意儿一点科技含量都没有,下次跟何佳炜干仗,我们总不能跟他比谁做的俯卧撑多吧?”

    白老七睁开眼睛,淡撇撇的扫视一眼我俩道:“没有根基的打底,再多招数也只是花拳绣腿,如果你们想进步的更快一点的话,完全可以一个人做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靠谱!”钱龙歪脖沉寂几秒钟后,速度飞快直接爬到我背上,拍了拍我后脑勺道:“朗哥,我我这辈子算是废了,要毅力没毅力,要个头没个头,但你还是个可造之材,我不能让你走我的老路,我得时刻鞭策你,康木昂北鼻”

    “你特么给我滚下来!”我烦躁的晃动身体。

    白老七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如果你们能做到让身上的汗在地上完全形成一个人形,我再教你们下一步,反之说明你们根本不是这块料。”

    钱龙拍了拍我后脑勺贱笑:“加油吧,皮皮虾!”

    趴在地上喘息几分钟后,我心一横,硬撑着钱龙继续开始做俯卧撑,原本没有他的情况下,我都做不了几个,现在背上稀里糊涂多了一百来斤的肉,可想而知我的费力程度。

    幻想永远代表不了实力,即便我心里憋着一口恶气,可真正落实起来,才发现白老七提到的要求有多苛刻,让身上的汗水从地上形成一个人影轮廓根本就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水泥打的地面特别容易吸水,我的汗珠子前一秒刚落在地上,过不了二分钟就蒸发掉了,忙活了整整一上午,都没有丁点成效,尽管这期间我一直都处于练一会儿歇一会儿的状态。

    到中午开饭的时候,我的耐心也彻底消耗一空,冲着白老七埋怨:“白哥,您是不是耍我呢,汗珠子根本没可能在地上形成人形。”

    白老七端着他的特供饭菜,边往嘴里塞了一大块肉,边拍拍手反问:“哦?是么?如果我能做到,你有什么话可说?”

    钱龙一上午都趴在我身上,比任何人都了解我有没有偷懒,马上龇着牙嘟囔:“你要是能做到,我跪下来拜你当干爹,将来你要是不在了,我逢年过年给你烧纸烧衣。”

    “别特么瞎咧咧。”我赶忙瞪了钱龙一眼。

    白老七抹了一把嘴角上的油渍,将碗勺放在地上,然后撩起来自己的袖管,姿势标准的开始做起俯卧撑:“呵呵,可以!我正愁死了以后没人记得,那咱就这么定了。”

    连续做了二十多个后,他朝着钱龙努努嘴:“热完身了,你坐我身上。”

    钱龙挪揄的摇摇脑袋:“哥啊,你别开玩笑,你老胳膊老腿的,我再给你做个好歹,回头给我加两年刑,我哭都不知道上哪哭去。”

    白老七皱着眉头呵斥:“让你坐就坐,哪那么多废话!”

    挣扎几秒钟后,钱龙小心翼翼的骑到白老七的后脊梁上。

    “把脚抬起来,盘腿!”白老七昂头催促。

    等钱龙完全坐好以后,白老七吐了口浊气,一下接着一下做起了俯卧撑,也不知道这家伙的两手究竟有多大力气,即便身上多了个人,他的姿势仍旧没有半点变形。

    很快他的额头开始冒汗,晶莹的汗珠子顺着他的脸颊滴滴答答的滑落,刚开始时候,汗珠子打在地上,眨巴眼的功夫就挥发掉了,可随着白老七脸上、身上的汗珠越淌越多,我惊愕的发现地上真的开始慢慢形成一个人形的轮廓。

    我咽了口唾沫,小声呢喃:“怪物,流汗的速度竟然比蒸发的还要快。”

    感觉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白老七的身上形成一个特别清晰的人形,他示意钱龙下来,随即继续端起自己的碗勺,分别打量我俩一眼,笑问:“服不?”

    “服!妥妥的服!”我甚是崇拜的狂点脑袋。

    钱龙贱不溜秋的干笑:“白哥,你这身子骨怕是有点虚吧,爱出汗的人都是肾脏不太好,肾脏不好的人,建议少吃肉,真的,以前我学过医。”

    白老七哈哈一笑,从他碗里挑出来几块肉递给钱龙。

    钱龙马上跟恶狗扑食似的塞进嘴里,边咀嚼边嘟囔:“真香,白哥你别多想哈,我不是贪吃,是真心在乎你的身体。”

    我们和白老七不光早上的伙食不一样,就连午餐也是天壤之差,同样是白米饭,我俩的配菜是炒的比石子还要硬的黄豆芽,而白老七的碗中不光有肉有虾,还要很多比较新鲜的蔬菜。

    不怪钱龙嘴馋,说来也奇怪,在外面可能没有任何感觉,可在里面真的会让人变得很馋,想吃的要命,要不是碍于面子,我早就跑上去跟钱龙抢食了。

    “滚犊子,别打岔。”我踹了钱龙一脚,讨好的坐到白老七旁边问:“白哥,除了这种方式,您还没有更快的方式提高身体素质了?”

    白老七想了想后摇头:“在外面的话,还要种方式,但在这里头没有,想要比别人强,那就得不停的练,出的汗越多,进步的越明显,用这种方式练,我保证最多十天,就能出成效。”

    我若有所思的昂着脑袋沉寂几秒钟后,马上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拉饭,边吃边朝着钱龙吆喝:“赶紧吃,吃完了给我当陪练。”

    白老七捧着碗,像是说给我们听,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呢喃:“现在很多人都喜欢今天撒网,明天就赚钱,后天恨不得买下来整片大海,你说这世界上除了生病以外,还有什么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你们只看到何佳炜比你们强,可谁去想过他为了变强,出过多少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