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859 你想先听哪个?
    蛋蛋沉默几秒钟后,摆摆手道:“啥事都没有朗哥,过阵子我一定还你钱。”

    “还鸡毛还,咱是哥们,别给关系整的那么僵硬。”我白了他一眼,从兜里翻了翻后,就摸出来几张大票,随即掏出手机道:“来,我扫你,还需要多少钱,你直接跟我说。”

    “真不用朗哥。”蛋蛋马上往后倒退两步,冲着我憨笑摆手:“有困难我肯定找你。”

    小妖男也从旁边撇嘴怪声怪气的嘟囔:“确实不用怪蜀黍,他对象就是个无底洞,给多少都填不满。”

    “你闭嘴。”蛋蛋瞪了眼小妖男,冲我笑了笑说:“朗哥你别听他胡咧咧。”

    我皱了皱眉头问:“对象碰上难处了?”

    “擦,能有毛线难处,那女的就是看他缺心眼,总是动不动就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今天说某某同学买了一支纪梵尼,明天又说哪个室友的对象给买了个普拉达小包。”小妖男掐着腰冷笑:“我跟蛋蛋说过很多遍了,咱就普通家庭,搞个普普通通对象多好,非扯什么影视圈的人,简直自寻烦恼。”

    “你有完没完,我没管你借钱!”蛋蛋明显有些上火了。

    小妖男同样没惯着,皱着好看的剑眉反问:“摸着自己的胃跟我说话昂,哪次你吃不上饭不是老子管你的?老子害你是咋地?你对象真跟咱们不是一路人,人家要的是大别墅、豪华车、各种奢侈品,你告诉我,你纹他妈一年身,能搁京城给她买半间厕所不?”

    “我我”蛋蛋被说的哑口无言,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兄弟,听我的吧,咱就是个凡人,何必爱上天神?”小妖男长舒一口气道:“你看看咱这破店,整这么长时间了,连特么个招牌都没舍得做,钱都造哪了?你心里没数么?从出院开始,咱俩天天下挂面,凭鸡毛受这份洋罪?”

    蛋蛋摇了摇嘴皮,挪揄的呢喃:“可是,我我不死心。”

    “不死心能怎么滴?”小妖男瞪着眼珠子反问:“你是能帮她开家电影公司,还是能给她安排一部戏的女主?太难听的话,我不想说,你自己心里也明白,你俩之间究竟还剩下多少感情,她对你又到底有几分忠诚。”

    瞅着吵的面红耳赤的哥俩,我抓了抓后脑勺,冲小妖男招招手道:“来,我先转给你一万块,抓紧时间弄个招牌,完事热热闹闹的把业开了,这钱你把控,不要给蛋蛋。”

    蛋蛋马上红着眼圈抬起脑袋摆手:“朗哥,真不用”

    “你用不用是你的事儿,我就当是替含含和小影资助你们的。”我瞥了他一眼,深呼吸一口气道:“蛋蛋,按理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我觉得妖男说得对,当感情已经完成变成一种负担的时候,放手其实一种爱。”

    蛋蛋抽了抽鼻子,哽咽:“朗哥,我”

    “老爷们家家,能不能别整天跟个小姑娘似的,天天陶醉于情啊爱啊上面,你好好干你的纹身店,保不齐,哪天你突然混成全国数一数二的纹身大师,说不定到时候我还沾你光呢。”我拍怕他肩膀笑道:“既然已经无缘了,就不要再死撑。”

    蛋蛋那个对象,上次我无意间见过一面,姑娘长得确实漂亮性感,但坦白说,她和蛋蛋、和我们这种平头百姓可能真的不是一路人。

    没理会心思已经不知道飞到哪去的蛋蛋,我朝着小妖男摆摆手道:“走了昂,有啥事随时打电话,没啥事也可以约我喝酒,回头告诉我,你搁哪直播呢,我过去冒充土豪,给你撑撑门脸。”

    “好嘞,感谢怪蜀黍送来的游艇!”小妖男双手抱拳一顿贱笑。

    

    从纹身店离开,我买了包烟后,就绕回了夜总会,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蛋蛋早晚会因为他那个小对象出事,而且还是大事儿。

    因为此刻还是下午,一楼大厅基本上是没什么客人的,我看到李云杰、中特和何佳文正聚在一块玩牌。

    “特哥,你来一下。”我冲着中特摆摆手,直接朝楼上办公室走去。

    进屋以后,中特笑盈盈的问我:“有啥指示领导?”

    我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搁夜总会呆着还习惯不?”

    中特思索几秒钟后回答:“那有啥习惯不习惯的,就是换个地方练坐姿呗,大事有操纵,小事儿归云杰负责,我夹在当中其实就是张门脸,嘿嘿”

    我揉了揉脸蛋,语气极好的说:“哥呀,我喊你来是管事的,主要还是负责跟上面的领导们打交道,夜总会方面早晚得是你处理,你不能整天跟屋里的电脑干靠,我来好几回了,你基本上不出门,不是弟弟埋汰你,你可能连夜总会的几个领班叫啥都弄不明白。”

    中特两撇眉毛往上一扬,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气呼呼的反问我:“啥意思?嫌我白吃饭了呗?我本来就不擅长跟人沟通,也没想过要来这地方当什么经理,是你非赶鸭子上架,咋现在好像变成我错了?”

    面对他的愤怒,我左脚使劲跺了两下右脚,尽可能让自己压下去火,仍旧微笑着说:“哥啊,你别总急眼,让你过来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没有提前问问你的意思,但你也得理解我,你说乐子、皇上进去了,疯子远在缅甸,咱这圈老兄弟里,除了你和六哥、大侠,我还能用谁?六哥和大侠啥脾气你也了解,我实在是没辙了。”

    听到我这番话,中特的脸色才总算好了一些,抓起桌上的烟盒点燃一支后,轻吐两口烟圈道:“刚才我有点冒火了,你别跟我一样,朗朗啊,不是哥端架子,实在是我没方面经验,你得给我一个熟悉的过程,对不?”

    “嗯,你慢慢适应,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我捏着自己的大腿,挤出一抹笑容。

    “行,我待会就找云杰要一下咱店里员工的花名册,尽量最快的速度认识他们,往后晚上我也多出来走走。”中特犹豫几秒钟后,朝我摆摆手道:“没啥事我先下去了,他俩等我斗地主呢。”

    “成。”我点点脑袋,再次挤出一抹笑容。

    房门“咣”的一下重重合上,我脸上的笑意瞬间散去,烦躁的使劲踢了几脚办公桌上的挡板。

    随着孟胜乐、钱龙和李俊峰的出事,我们这架刚刚套上小马竿的破牛车总算开始缓缓前行,但同时也暴露出来诸多不足,夜总会奇缺真正的管理人才,江静雅高价挖过来的石开程倒是有能力,可他跟我们毕竟还算不上自己人,而且他脾气太随和了,压根镇不住场面。

    再有就是马上要开业的旅游公司,不可能万事都指望着秀秀和三眼,不然真得给他俩累尿炕。

    “人呐,实在是特么缺人”我拍着脑门自言自语的呢喃半晌,冷不丁想起来前几天段磊跟我谈过合作的事宜,他一直都干大买卖的,手底下绝对不差管理精英,我寻思着要不要暂时先管他借点人才。

    正准备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是张星宇的号码,我马上接了起来:“怎么样了?”

    张星宇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分别是啥?”我皱着眉毛问。

    “刘祥飞一切安全,不少胳膊不缺腿,而且吃得饱穿得好。”张星宇苦笑着说:“坏消息是我这会儿正跟刘祥飞共进晚餐呢,我计划失败了,跟他一块被抓了,对方现在让我给你报价一万六百万赎我俩,还有就是恭喜你猜对了,对方确实是辉煌的人。”

    我长吁一口气问:“可以让我跟对方说两句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