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725 头狼第一骚
    从车里眯了差不多两三个多小时后,苏伟康把我喊醒,我看他大包小包的拎着一大堆东西,然后满脸跃跃欲试的挽起袖管道:“来吧,朗舅咱们开始吧。”

    我很是懵圈的问:“开始啥?你这叮铃咣当的提溜一大堆啥玩意儿,这么早就开始置办年货吗?”

    “开始咱们的美容计划。”苏伟康从塑料袋里抓出来一个浅黑色的假发套,扣篮似的直接扣我脑袋上,完事满不在乎的吧唧嘴:“安了,你坐直身子,闭上眼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给我,待会儿粉要是撒眼里,你可别哭昂。”

    我将信将疑的闭上眼睛,这犊子完全拿我脸当成橡皮泥捏,一会儿揪揪鼻子,一会儿拽拽我耳根子,拿着什么眉笔、眼线笔各种工具往我脸上抹画,痱子费似的东西顺着面颊唰唰的往下落。

    足足折腾了能有四五十分钟,他长吁一口气,拍拍手道:“铛铛铛,睁开眼吧,我滴舅!”

    我一睁眼,面前就出现一抹小方镜,当时就吓得“嗷!”一声尖叫出来:“卧槽你爹的,你是特么照着恐怖片描述我的么?你自己瞅瞅我这个逼样,像不像哪座坟圈子里炸出来的妖孽。”

    这狗日的,给我脸涂的比电影里的吸血鬼还惨白,眉毛勾勒的又细又长,眼皮子上抹了一圈粉色的眼影,嘴唇涂的像刚喝完鸡血的千年老丧尸,就我这个形象走出去,能不挨揍,估计都是祖上保佑。

    “擦,你不懂,现在小姑娘都这么化,老时尚啦。”苏伟康龇牙坏笑:“来,脑袋凑过来一点,我给你打理个空气小刘海,对了,我给你买了两件连衣裙,还有粉色的渔网袜。”

    我没好气的臭骂:“你信不信我把你脑袋打成渔网子?”

    苏伟康挺委屈的嘟嘟嘴道:“朗舅,你别光顾着骂我,你自己瞅瞅现在的模样,哪个爹能认出来你?”

    听他这么一说,我再瞅瞅镜子里的自己,属实有点怀疑人生。

    我苦笑着说:“关键你特么把我化的也太丑了吧,我自己照镜子都害怕。”

    苏伟康挪揄的努嘴:“丑不丑不重要,关键还得看成效,来吧朗舅,麻溜把裙子换上,再晚一会儿,酒吧街都该歇业了。”

    想想晚上的计划,我无比屈辱的换上了苏伟康给我的买的一条碎花长裙,外加一件类似针织开衫的小外套。

    我边换鞋边抱怨:“大外甥,这高跟鞋也太特么小了吧,属实卡脚丫子。”

    “最大码的,将就点吧。”苏伟康不耐烦的催促。

    我仰头一看,这狗犊子正拿着手机对我“咔咔”一通拍视频:“裤衩王再次放大招,夜店女神装誓要震撼全场。”

    “卧槽你个爸爸!”我慌忙夺过来他手机,结果已经晚了,这混账玩意儿已经把小视频发到了我们哥几个的内部群里。

    群里起初没人回应,紧跟着孟胜乐先发了个“惊讶”的表情,随即袁彬、冯杰、卢就跟商量好似的,整齐的发出“流口水”的表情。

    张星宇很快发出一句语音:“要问头狼谁最骚,朗哥就是一把刀。”

    接跟着钱龙也来了句语音:“这哪是我朗哥啊,分明是华夏版的d咔咔,朗哥我也就是有对象了,不然肯定非你不娶。”

    “哥,回来吧,咱家夜总会就需要你这样的精英。”王嘉顺跟着插诨打科。

    我涨红着脸骂了句:“草泥们麻得,谁要是敢给我把这视频传出去,我肯定跟他绝交。”

    “不会!”

    “绝对不能!”

    一群丧良心的玩意儿,还算比较有道义,纷纷发誓肯定不会。

    跟他们胡扯一通后,我和苏伟康一块走下车,我故意佝偻一下后背,显得比她矮一点,就像搞对象的小情侣似的,挎住他的胳膊。

    苏伟康这个狗篮子给我祸害的像牛头马面似的,倒是把自己捯饰的贼有样,皮夹克配上紧身裤,脑袋上扣顶渔夫帽,猛地一瞅还有点像小明星。

    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回穿女人衣服,趿拉高跟鞋,几乎走两步崴一下脚,气的我禁不住又狠狠掐了苏伟康腰杆一下,不过从旁人的眼中看起来我们更像是情侣之间的嬉闹。

    “老婆,别闹!”苏伟康很进入角色,抬手在我屁股上“啪”的拍了一巴掌。

    我胡乱拨拉一下脸前的碎发,恨恨的咒骂:“鳖孙,你给我老子等着昂。”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总算混进“长龙酒吧”,跟我预想的差不多,根本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找了个靠边的角落后,苏伟康要了点啤酒,我趁机赶紧脱下来脚上的鞋子,揉了揉脚踝。

    我嘀嘀咕咕的吐槽:“这高跟鞋穿的跟特么受刑似的,为啥那些小老妹儿还那么喜欢穿。”

    苏伟康大爷似的一把搂住我肩膀,乐呵呵的说:“为了美呗,你不懂的,女人为了美,什么狠事儿都能干得出来。”

    我皱眉骂了一句:“搂就搂昂,别特么老往我胸上抻狗爪,膈应死我啦。”

    此时才刚刚晚上八点多,远远还达不到夜店的黄金时间,人并不算太多,大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我左顾右盼的来回巡视,想看看付炎杰的“卖药小分队”来了没有。

    我正仰头张望的时候,苏伟康推了推我胳膊低喃:“朗舅,孙马克”

    我顺势往去,看到孙马克背手从酒吧外面走进来,江君、方世豪跟在他左右,后面还跟着六七个小马仔,动静整的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大哥似的。

    “老板好。”

    “老板好!”

    路过的服务员,纷纷低头朝孙马克打招呼。

    孙马克则侧头扫视大厅,时不时跟一些熟悉的客人打声招呼,当他望向我们这边的时候,我条件反射我挤出一抹微笑,他皱了皱眉头,随即喉结涌动两下,一副干呕的模样,顿时加快了上楼的步伐。

    我狠狠的踩了一脚苏伟康臭骂:“草泥马得,我到底是有多恶心人。”

    连吃带喝的混到十一点多,酒吧里的气氛渐渐开始变得沸腾,大厅、卡间里几乎全满了,即便如此,仍旧可以看到时不时有人往里走,抛开别的不说,孙马克在做夜场生意方面确实比我们都在行,长龙酒吧不管是装潢,还是雇的服务员,包括搓碟的dj,都是顶尖的。

    我和苏伟康正低头碰杯的时候,一个染着小绿毛,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小伙笑盈盈的凑过来:“哥们,玩不?今晚上优惠大酬宾,顶尖的好货便宜送,男人玩了更强壮,女人玩了更妖媚,这位小姐姐长得”

    说话的同时,小伙瞄眼望向我,当跟我对视在一起,这家伙眼珠子陡然瞪大,随即偏过去脑袋抱拳:“打扰了。”

    苏伟康马上喝住小伙:“诶卧槽,回来回来,啥玩意儿就打扰了,你卖呢?”

    “小点声兄弟。”小伙别过去脑袋,刻意不往我这边瞅:“哥们我这儿品种多了,吹气球、快乐蹦啥都有,隆重推出的是这玩楞儿,四号大宝贝,要的话兄弟抓紧时间吧。”

    说着话,他从皮带里,拽出来一个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小袋子,从我们眼前一晃而过,随即又迅速塞进兜里,努努嘴道:“有兴趣不?”

    我禁不住开口:“啥价啊?”

    说完以后,才想起来自己声音太过粗,马上捧起酒杯,把脑袋转向了别处。

    “有兴趣,咱们上厕所聊聊,价格都好商量。”小伙凑到苏伟康耳边嘀咕两句,接着二人勾肩搭背的朝卫生间方向走去,边走我还听到那小伙边絮叨:“兄弟,我敬你是条好汉,刚放出来吧,这得旱成啥样了,那种东西,你都能下得去口,不差钱的话,待会我给你介绍俩”

    “长得咋样啊?”苏伟康随口问了一句。

    小伙小声说:“那你把心搁肚子吧,最起码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