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274 白事会
    驼子嘴角剧烈抽搐两下,欲言又止的干笑两声,没继续多说什么。

    这时候,一辆蓝色双排小货车“突突”开了过来,孟胜乐满头大汗的冲几个搬运工吆喝:“哥几个,冰棺抬到帐篷里面,电源线啥的给接好哈,都小心点,别碰到门口的纸扎和花圈。”

    交代完几个搬运工,孟胜乐踱步走过来,轻声问我:“你没啥事吧朗哥?”压根没正眼瞧驼子,完全当空气似得,甚至还故意拿鼻孔发出一阵轻蔑的哼声。

    “我没事儿,你身上揣打火机没,给驼哥把烟点上。”我摇摇头,暗示孟胜乐和驼子打声招呼,尽管之前大家闹得确实不太愉快,但今天驼子毕竟帮了大忙,我们不能表现的太不懂事。

    孟胜乐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冷笑:“不好意思啊,十分钟前刚戒的烟,打火机和烟都撇了。”

    “算了,我正好嗓子疼,也不太想抽。”驼子拍了拍我肩膀出声:“我先回肉联厂去了,有啥事及时打电话,你叔还得过两天才

    能回来,这段时间别太嘚瑟。”

    我客套的应承一句:“好嘞,驼哥有事尽管言语哈,能办不能办弟弟肯定都全力以赴,以后日子还长呢,咱们慢慢处。”

    驼哥笑呵呵的点点脑袋道:“你小子啊,就特么长了张好嘴,我先撤了,我的那俩小兄弟先留你这儿帮忙,有什么需要跑腿的活儿,尽管他们招呼。”

    我朝孟胜乐喊了一嗓子:“乐子,送送驼哥...”

    孟胜乐皱着眉头,满脸不乐意嘟囔:“驼哥又不是不认识道,咱都自己人,对吧?再说了,我事儿挺多的,里面冰棺还没弄好呢。”

    不等我继续说什么,孟胜乐直接掉头走进帐篷里,看驼子被晾的边上有点尴尬,我赶忙打圆场:“驼哥,他这人就这样,别跟他一般见识哈。”

    驼子握着我的手,拍了拍我掌心笑道:“破镜重圆稍微有点难,照你说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以后事儿见。”

    送走驼子,没多会儿大涛、小涛也领着一辆货车回来,几个厨师打扮的中年人手脚利索的从帐篷外面支起大铁锅,烧火烧水、切菜剁肉准备做饭。

    我不知道别的地方白事是怎么办的,但在我们崇市特别讲究排场和风光,不管是城里还是农村,只要家里有亲人辞世,必定会邀请所有亲朋好友帮忙,门前支起大铁锅,全天不熄火的炖上一锅菜,认识不认识的都可以吃,来吃饭的人越多,证明这家的人缘越好。

    身后事毕竟是办给活人看的,越风光越能彰显出这家的地位和财力。

    小涛指了指不远处忙碌的几个厨师低声问我:“朗哥,这几位是我们从摘星楼请的厨子,正经花了不少钱呢,你看这钱是咱们自己先垫上,还是管里面的人要下?”

    我看了一眼帐篷,温婷和他妈正跪在黑白照片前面抹眼泪,想了想后说:“可以跟她们提一嘴,但别要钱,只需要让她们娘俩知道这事就行。”

    “啊?我明白啥意思了。”小涛微微一顿,随即朝着帐篷里走去。

    我扫视一眼大铁锅旁边的几筐蔬菜和猪肉朝着大涛招招手道:“大涛,你待会再去市场里批发点菜和肉,这点肯定不够。”

    “差不多够了吧,我看他家也没啥亲朋好友。”大涛眨巴两下眼睛干笑,其实是没好意思说除了我们哥几个以外,也就几个花钱雇来帮忙的。

    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让你去就去,哪那么些废话,待会第一锅饭菜做出来,咱们先吃口,给里面的娘俩端点,完事雇点大妈给这小区每家每户都送一份,不管人家要不要,都必须得送家门口,连送三顿!”

    大涛愕然的张大嘴巴道:“每家每户?卧槽,这小区得三四百家吧?得花多少呐?”

    我双手插兜,掷地有声的回答:“没面子,咱就得想办法给自己买面子,想风光大葬就要舍得花钱,叮嘱厨师们把饭菜做的可口一点,别舍不得放油,钱不够,管波波要,银行卡在他身上。”

    “行,我这就去办。”大涛顿了几秒钟,快步离去。

    一场白事会,看透人情冷暖,尽显世态炎凉。

    我坚信一个月前的温家如果遇上现在的情况,类似我这种级别的选手别说主持了,估计想走进帐篷里上柱香都很难,可现在整个帐篷前门可罗雀,别说邻居四舍了,就连直系亲属都没来几个,这就是所谓的“社会关系”在作怪,当然也不排除温婷的父亲和大伯之前为富不仁,得罪了本家,现在落难,人家才会置之不理。

    齐叔只交代我一定要帮助温家,但并没有说帮到什么程度,做这些全是我自己琢磨尺度的,一来我相信他肯定会给我们报销花费,再者我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接下来的时间,哥几个忙前跑后的张罗着,尤其是孟胜乐表现的跟温家上门女婿差不多,不是给帐篷里温婷母女端茶倒水,就是替人拿饭拿药,那副殷勤模样,我瞅着都直点脑袋。

    不知不觉,就忙活到了天黑,厨子们正式开始炒菜做饭,饭菜的香味在小区里弥漫,忙活一天的我们小哥几个,早已经饥肠辘辘,人手捧着一碗饭,蹲在帐篷外面大快朵颐,大涛从饭店里租了几百个海碗,又雇了十多个中年妇女,挨家挨户的给小区里的住户们送餐。

    我嚼着饭菜,含糊不清的朝几个吹唢呐、敲小鼓的唱班子吆喝一声:“老哥几个,卖点力气,吹的响亮点,人这辈子最后一回了,等晚上,我安排厨师给你们炒几个好菜、弄两瓶好酒。”

    “好嘞!”带头的一个老头应和一声,高亢悲凉的唢呐声瞬间划破长空。

    也就半个多小时左右,帐篷外出现一些小区里上岁数的叔伯婶子,基本上都是回来还碗的。

    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让这些人来吃饭他们不一定过来,但我们把饭菜都送到家门口,他们甭管吃不吃,指定会来还碗,来还碗的时候绝对不好意思撂下就直接走吧,哪怕是装样子也得站上三五分钟,一些善良的,或者认识温家的人,多多少少就会帮个忙啥的。

    在华夏,不管是红事还是白事,都讲究一个热闹,人越多越热闹,只要有人愿意往边上凑,用不了多久就会人满为患。

    孟胜乐和江静雅满脸疲惫的从帐篷里走出来,孟胜乐擦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长舒一口气道:“可算进入正轨了。”

    “哎呀,大女婿辛苦啦。”我捏着鼻子打趣。

    孟胜乐推搡我一把,叹口气道:“别调侃我昂,婷婷在里面哭的眼泪都干了。”

    江静雅走到我旁边,咬着粉唇,声音沙哑的喃喃:“王朗,谢谢你,真心的...”

    我咧嘴一笑,干涩的摆摆手道:“没事哈,咱都是朋友。”

    孟胜乐特别不会唠嗑的问了一句:“小雅,话说你父母不是和婷婷家关系不错么,为啥没看到你爸妈来帮忙...”

    江静雅微微一愣,透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鄙夷,轻哼道:“他们活的比谁都现实,一听说婷婷大伯被喊去京城开会了,就不让我和婷婷玩了,在医院,我们被那群坏人堵着为难的时候,我给你和他们都打过电话,我爸妈催我赶快走,他们真的很市侩,烦死他们了...”

    我押了口气劝阻:“屁股决定脑袋,或许他们也很艰难,这事儿没啥可埋怨得,对了,你抽空给杨晨回个电话吧,他也挺担心你们的。”

    江静雅柳眉倒竖,一脸哀怨的开口:“王朗,你不这么说话可以吗?”

    我上下打量她几眼,表情复杂的咧嘴笑了笑。

    就在这时候,一辆城管的面包车开进小区,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和一台印着“消防”字样的黑色普桑,几秒钟后,打车里下来一大堆穿制服的人,一个歪戴帽子的城管跟二狗子似得横着膀子嚎叫:“那边做饭的先停一下,谁是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