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2658 疲惫!
    二十多分钟后,回到小石头替我们租的房子里。

    进屋时候正好碰上吕兵和周德起床洗漱,外加上双手被尼龙绳捆绑的结结实实的牛二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卖单,煤球当场就陷入沸腾

    他五马长枪的指着牛二开始咒骂“姓牛的,你跟我玩套路是不是,你特么被抓了,我和我姐夫一直想尽办法的救你,结果你跟我们玩这一下子,你真行!别特么告诉我,不是你告诉王朗他们,我习惯在马记烩面吃早点的,旁人根本不知道这事儿。”

    “啥意思啊煤球,我对你们不讲究呗?”经过钱龙“洗礼”后的牛二也正一肚子邪火没地方释放,当即爆发“你特么去马记烩面吃早餐的事儿需要我帮着宣传不,就算我不说,这些人查不出来是咋地,别特么凡事就怨别人,你真行的话,我说不说你都不会受影响,你要是真要脸,早特么戒掉那些烂毛病啦!”

    “我去尼玛得!”煤球恼火的咆哮,得亏被钱龙和王鑫龙给搀拽着,不然我估计这货都得跳出来玩命。

    “啪!”

    我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抽在煤球的腮帮子上,鼓着眼珠子呵斥“记清楚昂,你和他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我的俘虏,再逼逼叨叨的要画面,我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牛逼你弄死我!”煤球全无惧意的低吼。

    “啊?”这时候钱龙攥着拖布杆和怀抱的一束菊花,阴嗖嗖的吧唧嘴“铁汁你刚才说啥?来来来,再说一遍,我刚才听的不是特别清晰,你是求死呢,还是求个半死不活,赶紧告诉我。”

    瞟了一眼钱龙手中的拖布杆,煤球张了张嘴巴没再往下接茬。

    “听清楚哈,你们都是我的俘虏,在我这儿俘虏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谁配合我,谁的生活过的肯定相对美满,谁要是跟我装大哥,那我肯定用我心灵手巧的双手告诉他啥特么叫大哥大。”钱龙拍了拍手掌,笑容如花似的歪着脖颈道“我这个人吧,平常挺好的,但千万别碰上事儿,不然我肯定得用能用上的一切给他治的服服帖帖,ok不?”

    “ok,绝对ok!”受过“教育”的牛二立即昂头喊叫。

    煤球懵圈了几秒钟,吐了口浊气没有再吱声。

    “行啦,都休息一会儿,今天中午还有重头戏呢。”我揪了揪喉结朝着哥几个摆手,同时朝着煤球微微一笑“趁着这会儿有时间,你和牛二好好交流一下,别特么待会说我们欺负你。”

    说罢话,我朝王鑫龙使了个眼色,他和周德马上推搡着煤球和牛二赶回卧室。

    “待会我给他俩上一课啊?”钱龙兴冲冲的朝着我吧唧嘴。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呵斥“你上个毛线,赶紧睡几个钟头去。”

    其实对我而言,不论是煤球还是牛二,其实都构不成多大的威胁,我乐意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无非是不想以后叶小九再碰上这样那样的麻烦,但凡我狠下心给他们玩招一步到位,这俩逼养的,现在都得开始过忌日倒计时。

    打发走两个损篮子以后,我没有脱衣服,依靠在沙发边继续微闭眼睛打盹。

    “郎朗,不行你就回屋里睡会儿,这么熬下去,你身体早晚得出问题。”吕兵递给我一包早餐奶,关切的出声“什么社会地位,朋友知己的,肯定都不能替代你自己,你要是玩完了,哪怕是在中南海卷烟厂有朋友,也照样白扯。”

    “我知道,这不公司还在上升期嘛。”我挤出一抹苦笑接茬“兵哥,你和周德待会辛苦一下,替我看好这群损篮子。”

    “你现在就是仗着年轻,说你什么都不爱听。”吕兵抽口气道“等你像我这个岁数,或者再过十年,你看看你会不会后悔现在的愚蠢举动,啥玩意儿都没有自己个儿的身体重要,我现在倒是想跟你黑哥似的夜夜笙歌,但我没那个本钱啦,你黑哥像你这个岁数时候除了干枪手,平常就是保养自己,我天天熬夜到凌晨五点,再说说你呢?你自己评价一下你每天都在干啥?”

    “哥,我不是不想保养,可问题是这个家离开我转不了圈。”我深呼吸两口,盯盯注视他的眼睛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关键是,这份好替我办不了太多的实事,都说地球离开谁也照样转,头狼没有我,你觉得这群兄弟们还怎么转?谁特么不想钓钓鱼、喝喝茶,没事聊聊姑娘、哄哄孩子,我能吗?哥,你告诉我,我能吗?”

    吕兵张了张嘴巴,最终叹息一口没有应声。

    “枯家窑也好、山城也罢、包括yang城,弟兄们之所以能够牛逼闪电的立足,是因为我!因为我王朗还活着。”我点上一支烟,不带一丝火气的自嘲苦笑“可你试试,如果我没了,谁还会给这群兄弟面子,风云大哥会忌讳乐子、疯子吗?山城的葛川会在意卢、三眼吗?yang城的李倬禹、高利松会不会怕胖砸?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得活着,还有那么多人在指望我生活。”

    吕兵的嘴角抽搐两下,最终朝我比划一个大拇指“小混蛋,你终于成熟了。”

    “哥,我今天没有任何针对你的意思,只是话聊到这儿了,想要有个人帮着我发泄一下子。”我摸了摸鼻头道“但凡我有一个人能依靠,绝对不会让自己活得跟条黑背狗似的那么疲惫,可我没有啊,我万事就得靠自己。”

    “傻兄弟,如果累了就放下来脚步歇一歇。”吕兵眼眸子跳跃两下,摇摇脑袋浅笑“除了自己没人会比你更爱自己,何苦呢?”

    “因为儿时吹过的牛逼,因为一群傻子的惦记,还因为我的不甘和所谓的尊严。”我搓了搓脸蛋子苦笑“很多人都觉得我自私到极点,可是我没办法啊,我家里还有一群嗷嗷待哺的兄弟。”

    “看着你,我突然想到我大哥曾经的不易。”吕兵迟疑片刻后,抛给我一支烟道“当时我们这些人只会埋怨大哥不公平,给东家多,给西家少了,但是却很少有人能设身处地的站在他的角度思考,现在瞅着你,我突然意识到我大哥当初是有多艰难。”

    我好奇的问“你大哥当时玩的很好吗?”

    “很好,特别特别的好,如果不是他和王者商会的打出来真火,现在咱们这个圈内,我大哥绝对能数得上一号人物。”吕兵毫不犹豫的回答“即便是现在,如果你有时间去青市、济市闲逛,我大哥小弟的小弟,可能都能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我抓了抓侧脸干笑“有时间我一定过去溜达一圈。”

    “小朗啊,除了杨晨以外,你们这圈孩子里,我唯一拿你当弟弟看待,并不是你做的有多优秀,只是我看到你能够时常想到我大哥过去的努力。”吕兵清了清嗓子道“我最值钱的可能就是自己了,我现在人搁你们头狼,除此之外,我一直坚信我大哥说过的一句话,既出江湖,也入江湖,只要你一天吃社会饭,这辈子都洗不干净,可能你现在一直在刻意洗刷自己,但事实是,一旦你东窗事发,过往的一切全是压倒你的稻草。”

    “嗡嗡”

    吕兵话没说完,我的手机突兀震动,看了眼是段宏伟的号码,我笑盈盈的接了起来“你好段老板。”

    手机那头,段宏伟中性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抓了煤球?”

    “对。”我续上一支烟承认“别问为啥,你比我清楚为啥,中午的碰头会,我还乐意跟你面对面,前提是啥,你肯定也懂吧,别让我失望,也别让自己心伤,叶小九没了,我不过是换个朋友的事儿,煤球没了,你换的可就多了,况且我打赌,你不敢把叶小九怎么样!”

    手机那头的段宏伟瞬间陷入沉默,足足能有十几秒钟后,他才沉声道“你不关心叶小九,难道还不关系白老七吗?不关心桂香吗?来来来,让桂香嫂子跟咱们敬爱的朗哥说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