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2267 童话!
    一秒记住【 】,!

    “大家族能长久不是没原因的。”我发出进酒吧以来的第二次感慨。

    叶小九吹了口气,将酒杯放到一边,又重新坐回钢琴后面,朝着我微笑:“喜欢听什么曲子,我送你一首,只当是今天咱们俩不期而遇的礼物。”

    另外一边,倚靠在酒水台旁边的那个小伙明显有点上头,脸红脖子粗的晃动手臂吆喝:“谈个屁,谈到最后还不是劳燕分飞,所有的曲子全是童话故事里编出来骗人的。”

    叶小九不急不恼,微微一笑,两只手轻轻压在黑白键上,轻声道:“那我就弹一首童话吧,希望我们都能在彼此编织出来的童话世界里达成所愿,人嘛,活着肯定是需要点心里慰藉的。”

    说着话,沁人心田的琴声骤然响起。

    曼妙的旋律,低沉且悠扬,让人的躁动不安的心脏瞬间平稳很多。

    “忘了有多久,再没听到你,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前奏结束,叶小九突兀开腔,干哑厚重的烟嗓给人一种仿佛在讲一个古老故事的感觉。

    倚靠在酒水台旁边的小伙瞬间停止骂骂咧咧,两手捧着酒杯一眼不眨的盯着叶小九观望,一对红通通的眸子里明显有泪光在闪烁。

    我同样一脸呆滞的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陷入沉思,脑海中我从小到大交往过的女孩一个接一个的闪过,即便很多人的模样已经模糊,但我还是莫名记了起来。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叶小九昂头高唱。

    酒水台旁边的小伙猛然站起来,声嘶力竭的跟着咆哮合唱:“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两人唱着同样的歌,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叶小九更像是个讲述者,而那小伙却更像是个经历者,唯独我像个旁观者一般,静静的望着他俩。

    唱着唱着,那小伙抱头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呜呜呜柔柔最终还是走了,走了,我想不通,包包、香水,真的那么重要吗,那个富二代难道比我更爱她吗,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一边哭嚎,他一边重重的拿拳头捶打自己的脑袋,歇斯底里的不住的低吼:“是我不够爱她吗,为了她,我戒烟戒酒,除了兼职就是跑去发传单、送快餐,我宁肯自己吃半个月泡面,也要满足她去一次西餐厅,可她还是走了”

    有过醉酒经验的人可能知道,所谓的醉话连篇,其实就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敷衍,把很多平常不敢说,不敢吼的话,借着酒气一股脑撒泼出来。

    叶小九抬起脑袋,似笑非笑的看向那个青年道:“哥们,深爱没用,你得长得帅气,帅气还不够,你必须得有钱,等你有了钱以后会发现,你根本没时间流连于什么男欢女爱。”

    “呜呜呜”小伙像是没听到一般,仍旧埋着脑袋嚎啕不止。

    叶小九也没再理会那个哭讥尿嚎的小伙,冲着吧台后面的青年招招手道:“再给我来一杯酒吧,今天突然有点想喝醉。”

    “也给我来一杯。”我也随即冲着青年打了个响指,回头朝着叶小九咧嘴坏笑:“孔老夫子说过,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哈哈哈”叶小九仰头大笑:“很难想象,你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人是怎么跟远仔那种木讷的人做拍档的,他平常不会烦你吗?”

    我抽了口烟回答:“怎么不会,以前我二十四小时打他电话都肯定开机,现在一过凌晨二点他就给我拉黑了,我想找他,必须得用别人手机。”

    “他从小就血糖低,睡觉质量特别不好,每天能坚持等到你凌晨一点,绝对是件破天荒的事儿。”叶小九鼓着腮帮子吹口气道:“说起来还有点羡慕你俩的关系。”

    “羡慕啥,要不一起呗?”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吧唧嘴。

    叶小九接过调酒青年递过来的酒杯,品尝似的轻抿一口,沉默良久后,摇了摇脑袋,挤出一个字:“难。”

    我喝了口酒调侃:“该说不说,你这儿的酒确实调的挺好的,等我忙完这阵子,往后没事就来你这儿蹭吃蹭喝,要不你回头给我办张至尊vp吧,就是干啥都不用花钱那种。”

    “等你忙完这阵子,而且还能屹立羊城,我想不止是我这里,全市的大小酒吧恐怕都得盼着你当座上宾。”叶小九微微一笑道:“喝完这杯你就撤吧,我准备打烊了。”

    ≈97;≈117;≈122;≈119;≈46;≈99;≈111;≈109;    我迷惑的出声:“啥套路,白天营业白天打烊?”

    “我这里没有任何规则,一切都随我心情决定。”叶小九轻轻摇晃酒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将杯壁对准脑袋上空的霓虹,自言自语一般呢喃:“什么时候才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啊。”

    听到他的话,我也跟着一块感慨:“是啊,什么时候才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那个失恋的小伙突然扶着吧台站起来,哭撇撇的望向我和叶小九喊叫:“我需要钱,我需要很多很多钱,两位大哥,你们能不能帮帮我?”

    “你什么毕业?”叶小九轻飘飘的发问。

    “我我大专生,之前学机电的,我会开车、在后厨做过切墩,还在批发市场卖过菜,只要你们收下我,我什么都能干。”青年揉搓两下眼眶回答。

    叶小九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领,眨眼浅笑:“有什么特长,英、法、俄、阿拉伯、西班牙语,会吗?能不能达到精通的水平,又或者你会一些比较冷门点的外语也可以。”

    “这这些我都不会。”小伙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

    “那抱歉,我这里不需要你。”叶小九伸了个懒腰,指了指旁边的我道:“你跟他说说,兴许他目前还能用得上你,等再过阵子就不一定了。”

    本来已经脸色暗淡的小伙,双眼又重新充满希冀,跌跌撞撞的朝我走过来,双手抱拳的鞠躬作揖:“大哥,你收下我吧,不管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干。”

    “什么事情都愿意干?”我歪着嘴角冷笑:“杀人呢。”

    “杀”他惊愕的张大嘴巴,随即咬了咬嘴皮点头:“只要给钱,我敢。”

    “给人干死了,你还能好过是咋地,就算给你再多钱又有个毛线用。”我讥讽的摆摆手道:“踏踏实实找份工作,将来你会遇上一个啥也不图,就希望跟你在一起的女人,至于别的,都只是这一路上经历的风景线而已。”

    小伙紧紧咬着嘴皮,喘着粗气低吼:“大哥,你收下我吧,什么活我都愿意干,我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真正扬眉吐气过,我和柔柔好了好几年,始终都是低着脑袋跟在她身后,我想硬气一回,想拿钱砸到她对我另眼相看。”

    “岁数还小,未来可期。”我楞了几秒钟后,拍了拍他肩膀道:“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我点燃一支烟塞到他嘴边微笑:“人生不过几顿米,谁先吃完谁先走,不同的是有人先上坐,有人后入席,套用一句网络泛滥词,不死终会出头。”

    “大哥,我求你了,我真没喝多。”小伙一把揽住我的胳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嚎:“我就想爷们一次,哪怕只有一瞬间都好,求求你了。”

    我扭头盯着哇哇大哭的他,深呼吸一口问:“真的什么事儿都能干?”

    “是!什么都能干。”他重重点头。

    “九哥,先从你这儿给他拿五千吧。”沉默几秒钟后,我冲着叶小九努努嘴:“下次见面我肯定还你。”

    “你是不是拿我当远仔了?”叶小九不笑不怒的轻问。

    我理直气壮的怼了一句:“你刚刚不是才说过嘛,你们都姓叶。”

    说完以后,我将胳膊从小伙的怀抱里抽出来,清了清嗓子道:“兄弟,待会走时候你从这儿拿五千,街对面有家足疗店,应该够你挥霍一宿,等明天酒醒了,想想刚刚跟我说的话,如果你还坚持,那就给我打电话,如果你觉得一切都是个屁,那就昂首挺胸的重新开始,但务必记得把钱还回来。”

    说完以后,我走到吧台旁边,借了纸和笔后,唰唰写下来自己的手机号码,塞到呆若木鸡的小伙怀里,笑盈盈的说:“人家喝酒花钱,你喝酒赚钱,值了,记住昂,不要把我的号码存你手机里。”

    交代完以后,我扭头朝着叶小九摆摆手:“九哥,那咱们下次再约。”

    “不约坚决不约。”叶小九抖机灵似的猛摇头:“远仔给你拉黑不是没原因的,你这家伙真的是神鬼不惧、生冷不忌。”

    “嘿嘿,如果我这回能把事情解决明白,一定请你好好喝场,不吐不算完的那种。”我恬不知耻的豁牙一笑,双手插兜径直朝酒吧门口走去。

    酒吧外的阳光特别好,刺的我眼睛都有点睁不开,出门以后,我眯缝眼睛看着蓝天白云,酒醉的眩晕感也同时袭来,我使劲晃了晃脑袋,慢慢掏出手机拨通常飞的号码:“常叔,有时间吗?关于邓国强,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说”

    skbznato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