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2171 两只007
    一秒记住【 】,!

    入夜,郑市突然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金水区一家名为“糖果”的夜场里,我和钱龙面对面坐在一方卡台旁边。

    钱龙的脑袋上扣了顶黑色的鸭舌帽,脸上捂着个一次性口罩,眼珠子来回瞟动,环视四周摇头晃脑的男男女女,同时朝着我含糊不清的嘟囔:“朗哥,你说对方咋把交易点定在这种地方呐?”

    我摇摇头苦笑:“鬼晓得,说不准这家场子就是他们的地头,消停等着吧,不让你跟来,你非闲不住,医生可说了昂,你现在的身体不允许有太大的震荡,以后不管遇上啥事,你丫要做的就是第一个掉头跑,听没听见?”

    钱龙苏醒以后,我照着高苍宇给我的手机号拨通了他那位在郑市“卖响”的朋友,对方只是甩给我们一个地址,并没有告知具体的交易时间。

    钱龙将口罩往下拽了拽,哼哼唧唧的念叨:“妈的,这把真是亏大了,本身媚儿都嫌弃跟我亲嘴像是舔烟灰缸,现在哈喇子还控制不住的往下淌,往后她不得说亲我像是吮痰盂啊,别让我抓着那个狗日的阿勇,不然老子铁定往他嘴里拉粑粑。”

    盯着他几乎被唾液浸透的口罩,我心疼的开腔:“等回羊城以后,让中特帮你好好看看,实在治不好,再去上海。”

    可能是觉察出我心情的低落,钱龙大大咧咧的拍在我手背上憨笑:“别臊眉耷眼的哈,老爷们淌点唾沫星子咋啦,往后戴口罩,我感觉更特么有神秘感。”

    酒吧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精神过剩的爷们和热情似火的娘们,瞅着舞池中那些群魔乱舞一般的男女青年,我抓起手机特别想要给苏伟康去个电话,问问江静雅目前咋样了。

    犹豫半晌后,我还是没能将电话拨过去。

    江静雅如果安稳的话,我的心思还能平和很多,可万一听说她哪不舒坦,我肯定会走神,而在面对高利松这样的对手,任何一丝丝纰漏,都有可能被他抓到间隙。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握在掌心的手机突兀响起,看了眼是高苍宇那个叫“老鹰”的朋友,我马上接起,并且扯着膀子招呼:“喂鹰哥,你们到了没?”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干哑的男人声音:“我让服务生去喊你,你一个人过来,让你朋友先呆在原地,咱们见面详谈吧,对啦,记得带上钱。”

    挂断电话不到半分钟,一个年轻的服务生走到我旁边,弯腰低声道:“先生,鹰哥让我来找您的。”

    我照着老鹰的吩咐,冲着钱龙眨眼示意:“皇上,你在这块先等我一下哈,我马上过来。”

    不多会儿,尾随服务生来到二楼的监控室,服务生叩响房门后,示意我自己进门。

    我刚一推开房门,里面就被两个套着保安服的青年一左一右拽住胳膊,接着一个胖乎乎,两腮遍布虬胡的中年男子顺手将房门合上并且“咔嚓”一声反锁。

    “鹰哥?”我试探性的望向男人出声。

    中年男子并未回答我任何,两手在我身上迅速摸索几下,随即翻出我的手机、香烟和打火机后,朝着旁边掐着我手臂的两名保安摆摆手,这才露出一抹微笑解释:“不好意思哈哥们,我们干的是断头买卖,做什么事情肯定得小心再小心。”

    我抓起自己的手机,甩了甩手腕摆手:“理解。”

    “我就是老鹰,苍宇跟我是朋友。”中年男人摸了摸嘴边的胡茬道:“你在电话里说想要两把仿五四,三十发子弹对不?”

    “对。”我点点脑袋道:“验完货以后,我网上给您转账吧。”

    “先给钱后看货,这是规矩。”中年男人摇摇头,话语简洁的出声:“另外价格方面有变动,第一咱们是第一次打交道,往后可能也就打这一次交道,所以不存在什么回头客,第二你见过我,如果出事的话,我也得承担风险。”

    “没问题。”我懒得在这事儿上跟他多浪费时间,直不楞登的应声:“多少钱,您尽管开价。”

    ≈97;≈117;≈122;≈119;≈46;≈99;≈111;≈109; “家伙式原价八千一把,我承担风险后,按一万五收你,不过分吧?”中年笑了笑问。

    我心里暗道,这家伙真是狮子大开口,张嘴直接涨一倍,但眼下我们也没其他辙,皱了皱眉头,笑着回应:“不过分,很合理。”

    “弹夹五千,我收你一万,你要六组,我再给你打个折,连家伙带弹夹总共给我七万。”老鹰一屁股崴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笑呵呵的出声:“你要觉得亏,可以另换一家,你要同意的话,咱们马上交易。”

    “没问题,我给您转账。”我握着手机朝他点点脑袋,同时瞄了眼他身后四块连在一起的监控屏幕,其中有一个屏幕正好对着钱龙,想来刚刚他可能一直通过监控在观察我们。

    很快,我把钱给他转过去以后,老鹰弯下腰,从桌子底下拖出来一个小学生用的那种卡通书包递给我,很是满意的开腔:“哥们爽快,验验货吧。”

    我没有吱声,拽开拉锁,瞟了眼里面散发着油墨味的枪和几个装好子弹的弹夹,点点脑袋,又迅速将拉锁合上,朝着他翘起大拇指道:“多谢鹰哥,如果有机会,我肯定还会找您再合作。”

    见我要闪人,老鹰清了清嗓子,指向身后的监控屏幕道:“对了朋友,看在苍宇的面子上,我再免费送你一条信息,你们被人盯梢了,这俩小子从你们进来以后就一直在监视你们。”

    “哦?”我顺着他的手指头望过去,见到画面中两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正边说边笑的聊着天,但是眼珠子时不时朝一个方向张望两眼。

    老鹰按倒几下鼠标后,屏幕扩大,我这才看清楚那俩家伙就坐在离钱龙不远处的一方卡台旁边,而他们观望的方向正是钱龙。

    注视了十几秒钟屏幕后,我朝着老鹰微笑:“知道我们被人盯梢,老哥还敢交易,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我干这行年了,是不是警察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俩家伙就是普通小混混,估计是你们得罪了什么人才会盯梢的。”老鹰笃定的咧嘴一笑:“不管怎么说,你给我送财,我希望你平安。”

    “成,先谢过老哥厚恩。”我将跨在肩膀上,朝着他双手抱拳。

    老鹰大有深意的开腔:“出门右拐大概三十来米有条小巷子,那块没监控,出点什么事情,警方不容易排查。”

    “谢了。”我揣起来自己的打火机和烟盒,闷着脑袋走出房间。

    下楼以后,我没有着急离开,又跟钱龙杵在原位上磨蹭了一会儿,基本可以确定刚刚在监控里看到的那俩青年就是盯梢我们的,随即凑到钱龙的耳边嘀咕几句。

    听完我的话后,钱龙马上会意的点点脑袋,起身朝混乱的舞池当中走去。

    我随即拎起小书包大摇大摆的走出酒吧。

    正如老鹰刚刚说的那样,出了酒吧往后拐,确实有条巷子,我佯做系鞋带的样子,蹲下身子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身后,刚刚那两个青年已然跟了出来。

    我的嘴角瞬间上扬,迅速站起来,闷着脑袋就朝巷口跑去。

    巷子里黑咕隆咚的,两边堆满一人多高的啤酒箱子,跑进去以后,我马上躲到一摞啤酒箱的后面,秉着呼吸静静等待。

    时间过去大概能有两三分钟左右,巷口传来一阵“簌簌”的脚步声,两条黑影慢慢走进来。

    “日他得,这么黑。”

    “嘘,小点声,憋让人听见。”

    两人边嘀咕边摸着黑慢慢往里走。

    当他们路过我旁边时候,我猛然蹿出,抡起足足能有二三十斤的小书包“嘭”的一下砸在一个家伙的脑袋上,那小子“咕咚”一下摔倒在地,另外一个家伙察觉不对,慌忙转身就往巷口跑。

    没等他跑两步,钱龙鬼魅一般出现,直接堵住他的去路,抄起半截拖布杆照着那小子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猛抽,边打边骂:“草泥马得,跟我俩装大内密探007是吧,我让你装”

    skbznato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