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1812 麦子快熟了
    王嘉顺带过来的这帮小青年着装极其的统一,清一水的黑t恤、白短裤,人手一把一指多宽的开山刀,一点都不像是他临时拼凑出来的,反倒感觉像是某些大势力私养的内保。

    不过我此刻也没时间去琢磨太深,继续黔驴技穷的挥舞着片砍对着空气胡乱抡动着。

    “旁人不用管,先救我大哥!”王嘉顺昂头看了一眼,拔腿就朝我和陈傲所在的方向狂奔而来,他身后那帮小青年也从旁边绕开正酣战的两伙人,宛如一支飞箭似的直插前行。

    冯东华有些着急了,挣脱开搀扶他的嫡系,拎刀又跨了过来:“快,加把劲!拿下王朗,他马上就挺不住了。”

    和那帮出工不出力的马仔不同,冯东华丝毫没有在意我挥舞着的片砍,三步并作两步冲我面前,抬起胳膊当盾牌,同时握刀重重扎向我的胸口。

    “去尼玛得,老灯儿,我最看不上你!”我旁边的陈傲拿胳膊肘捣在我胸口,将我一屁股撞倒在地上,前进几步,用自己肩膀硬扛一刀,趁机拉进自己和冯东华的距离,红着眼珠子,一拳重重砸在冯东华的太阳穴上。

    冯东华吃痛的闷哼一声,打架经验十分丰富的侧过去身子,避开陈傲随即而来的第二拳,手持家伙式“噗”的一下扎在陈傲的小腹上。

    陈傲的肚子当即被豁出来一条食指长短的刀口,腥红扎眼的鲜血喷涌而出,瞅着格外的骇人。

    陈傲整个人怔了一下,动作也随即减缓,但仍旧闷着拳头狠狠砸在冯东华的鼻梁上,冯东华踉跄的往后倒退几步。

    两人再次堪堪分开,陈傲喘着粗气单膝跪地,用两条胳膊撑着地面,竭力不让自己倒下,冯东华则鼻孔蹿血,不停的拿手背擦抹着面颊。

    真实的近身斗殴,其实极为的血腥,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更没有武侠电影中你来我往的对轰,拼的就是一个舍我其谁的胆色,什么跆拳道、散打这类的功夫不说没有用,但和刀刀见血的硬干比起来,作用完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尤其是当混战的双方都是普通人的时候,想要完胜对方,不光得有不怕自己死的狠劲,还要有干死对方的凶残,很明显在这次对拼中,陈傲完胜冯东华。

    “小傲!”我慌忙爬起来。

    “老老灯儿,你行吗!”陈傲吐了口带血的唾沫,上气不接下气的站了起来,身体宛如一叶在大海中航行的扁舟似的摇摇晃晃,但却凭着一口胆气始终没有跌倒,举起胳膊摆了摆手:“朗哥,我我没事。”

    “干他,给我干死他!”冯东华声嘶力竭的咆哮。

    陈傲结结巴巴的狞笑:“吹牛逼,我头狼随便走出来个个人瞪圆眼睛都特么能吓哭吓哭你不怕死的,继续往前站,来!小爷我接招!”

    说着话,陈傲的嘴角涎下一抹红色的唾液,嘴边也不住的往外翻着血沫子。

    十多个满脸血污的马仔一时间竟真被陈傲给吓住了,明明手握着利器,但却愣是没有人敢往前多走半步。

    “冯东华,往这儿瞅!”

    就在这时,一声兽吼突兀炸响,王嘉顺瞪着通红的眼珠子,攥着开山照着冯东华的脖颈横切而去,带着破风声的刀刃非常吓人,这一下要是砍实了,冯东华肯定得死,说不准脑袋都得被剁掉,看得出来王嘉顺完全是奔着要他命去的。

    冯东华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极其灵活的就地往下一蹲,避开这要命的一刀。

    没等他站起来,王嘉顺抬腿一脚直接蹬在冯东华的下巴颏上,后者直接摔了个屁股墩,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王嘉顺两手握着刀把当铁锤似的玩命铲了下去。

    “啊!”冯东华发出一声惨嚎,抱着脑袋躺在地上,痛苦的来回打滚,也不知道他具体伤到哪了,只看到红血顺着他捂脸的指缝往前蔓延而出。

    “华哥”

    “老大!”

    冯东华的几个嫡系叫吼着冲了上来。

    “给我撂倒他们,伸过手的全部剁掉,动过腿的全部打瘸!”王嘉顺一脚踹在一个嫡系的肚子上,胳膊朝后一挥,三四十号黑体恤、白短裤的小青年如同出海蛟龙一般迎着辉煌公司那帮马仔就扑了上去。

    王嘉顺薅着冯东华的衣领一把拽起,用刀背当棍子朝着他的脑袋“咣咣”狠砸几下,恶狠狠的咒骂:“我去尼玛得,跟我们头狼拼,你是买了全家险还是特么死后能原地复活!”

    “咣当!”

    就在这时,随风摇晃的陈傲脸朝地面“啪”的一下重重摔倒。

    我扑过去,想要把他搀起来,可他整个人却没有半点反应。

    我抱着他的脑袋,轻轻的摇晃:“小傲,小傲!”

    陈傲嘴边往前咕噜咕噜蔓延着血沫子,虚弱的微睁眼睛呢喃:“朗哥,我我这个司机当得称称职不?”

    “说特么啥傻话呢,你比谁都称职,比谁干的都棒,真的。”我拦腰抱起他,晕头转向的朝着四周扭动脑袋:“嘉顺,开车,快开车送我去医院。”

    “哥哥不用麻烦麻烦了。”陈傲抓住我的胳膊,剧烈咳嗽两声,再次吐出来一大口血沫子,结结巴巴的开口:“回头你你告诉告诉大龙我没给他丢人这段时间我我这个司机当到位啦让让他记得以后伺候伺候我妈和和我姥爷”

    我咬着嘴皮低喃:“你放屁,这事儿得你自己办,别说话了行吗兄弟,啥事没有,我刚刚看了,肚子上就一条小口子,真的啥事也没有”

    “大哥,让我背他。”王嘉顺跑到我前面,半蹲下身子。

    我把陈傲小心翼翼的放在王嘉顺的后背上,我俩手忙脚乱的冲着停车的地方跑。

    才跑到一半,王嘉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跤,连他带陈傲全都摔倒在地上,陈傲再次剧烈咳嗽两下,又是一大口红血喷涌而出,脸色也刹那间变得憔白一片。

    “朗哥哥,我挺不住了”陈傲胸口剧烈起伏两下,微微转动脑袋看向北方,声音很小的呢喃:“我不后悔来羊城,不后悔认识你们,唯独唯独后悔从小误入歧途,不该踏上这这条路,如果如果我好好念书现在差不多大学毕业了吧”

    我红着眼睛,抱住陈傲的脑袋,泪水扑簌扑簌的往下滑落:“小傲,咱别说这些行吗?肯定啥事都没有,哥答应你,让你当二号店的负责人,你他妈要是出事,谁给哥负责二号店,别别这样。”

    “下下次吧。”陈傲咬着血淋淋的嘴唇,倚靠在我胸口,气若游丝的轻叹:“再再过俩月该收冬小麦了,不知道家里能不能忙得过来,哥,我有点想想回”

    话没说完,陈傲的手臂突然重重下垂,倚在我胸膛上的侧脸也慢慢的望向倾斜滑落。

    我抱紧陈傲用力的摇晃喝叫:“小傲,小傲,你别吓唬我,这点伤对你来说叫啥事,刚才你还站的直溜溜的,你肯定是跟我开玩笑对吧?”

    王嘉顺也凑过来使劲推搡陈傲:“小傲!”

    几秒钟后,王嘉顺带着浓郁的哭腔握住我的手:“大哥,小傲小傲走了。”

    顷刻间,我如同被雷劈中一般的呆滞,张大嘴巴,有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拨浪鼓似的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刚刚他还啥事都没有,根本不可能,呜呜呜兄弟啊,你特么别跟我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