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1447 坦诚相待
    挂断电话,我仍旧捧着手机嘴角挂笑的念念有词“一段日子没见着,她发展真挺好”

    “喂!”刘博生抻手在我脸前摆动两下,很是嫌弃的骂咧“我真应该把你刚刚那一脸淫荡的贱笑拍下来发给你媳妇看,老子就说你金屋藏娇,你丫还不承认。”

    “别瞎咧咧,走吧,回酒店!”我脸皮发烫的打断他。

    车子刚刚发动,我手机再次“嗡嗡”震动,掏出来一看,居然又是那个带“”的奇怪号码,我明明记得已经把这个号码拉黑名单了,不知道为啥狗日的仍旧能打过来。

    我的邪火一下子蹿了起来,按下接听键张嘴就骂“你特么是不是缺少父爱啊,见天骚扰老子有意思吗?”

    和前几次一样,那点那头的人既不还嘴,也不出声,就是静静的聆听。

    见对方仍旧不吱声,我继续提高调门道“咋地哥们,挨骂有瘾呗?我不知道你啥性别,如果你是个老爷们,有啥事咱就痛痛快快的唠,如果你是个女的,起码的廉耻懂吧?你要再这么无休止的骚扰老子,我只能报警了。”

    骂完以后,我就准备挂电话,这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接着一道好像破锣嗓子的沙哑男声传来“你是王朗吗?”

    见对方竟然有了反应,我莫名其妙的居然有点小高兴,立即问“你到底谁呀?”

    “嘟”

    电话再次被毫无征兆的挂断。

    我慌忙拨过去,结果电子提示音告诉我,拨打的是空号。

    “感觉不像是诈骗,狗日的知道我名字。”我扭头看向刘博生道“你说会不会是熟人跟我恶作剧呢?”

    “这年头电信诈骗的技术很成熟的,他们有渠道买到很多人的基本信息,不用多想,回去我使电脑帮你查查。”刘博生挺无所谓的回应。

    我摇摇脑袋道“不是,我这张卡是黑卡,乐子通过别人身份证办的,知道我号码的,除了咱家哥几个,也就天娱集团的人,有没有可能是天娱那边的傻篮子?”

    “想多了兄弟,天娱集团的人骚扰你,能有啥实质效果?”刘博生斜楞我一眼道“你还是好好琢磨琢磨,近期有没有祸害什么良家少妇啥的吧,老子本以为你是个传统手艺人,结果你丫不光有媳妇,还是小蜜蜂。”

    我烦躁的臭骂一句“滚蛋行不?跟你说多少遍了,她不是我那啥,我不要脸,人家还要脸呢。”

    “呀呀呀,还急眼啦。”刘博生调侃我一句“小朗子,男人这辈子其实挺简单,不就是一日三餐两件事嘛,都是雄性生物,我理解哒。”

    “一日三餐啥时候变成两件事了?”我吐了口烟雾,随即反应过来,从他肩膀头怼了一拳笑骂“你丫真骚情。”

    “哈哈哈,不扯了,给你送回去,大哥也去解决一下三餐之后的另外一件事儿。”刘博生拨动方向盘,加大了油门。

    不多会儿,我俩回到酒店,刚一停车,我就看到李新元、姜铭、老黑杨解放、江静雅和温婷站在门口说话。

    我笑盈盈的走过去打招呼“啥情况呐,你们咋还从门口开上会了?”

    江静雅嘟着能挂油壶的小嘴儿哼唧“打你电话总说忙,本宫只能屈尊来门口等你喽,本宫和婷婷今天晚上的机票,你有没有神马要表示的呢?”

    “今晚就回去?”我楞了一下,随即马上夹着大内总管的小碎步挪到江静雅旁边,挎出她胳膊道“那走吧,奴才陪娘娘溜溜弯去。”

    “还算你个狗奴才有良心,起驾吧。”江静雅掩嘴浅笑。

    “阿生,车钥匙给我。”我回头朝着刘博生出声。

    江静雅揽住我的胳膊摇头“不用开车啦,咱们就在附近走走吧。”

    刘博生随手把车钥匙抛给杨解放“那正好,老黑你找个地方洗洗车去,车里车外都给我抹擦干净的哈,明早上我得接个重要朋友。”

    “好嘞,生哥!”老黑笑盈盈的接过车钥匙。

    这时候杵在旁边的李新元,眉眼含笑的问“哥,你今晚上有安排没?”

    “咋地,你要安排安排我呐?”刘博生反问。

    李新元忙不迭点头“对呗,我和小铭想请你喝酒。”

    “喝酒归喝酒昂,你可别生出睡我的想法。”刘博生不着四六的调侃。

    “哥,我真是个纯爷们。”李新元娇嗔的跺了跺脚。

    “哈哈哈你们闹吧,我陪我媳妇量街去。”我咧嘴一笑,搂住江静雅的小蛮腰,朝哥几个摆摆手。

    之后,我和江静雅就从附近的商业街逛了好一阵子。

    跟别的女孩不太一样,江静雅对购物没有太大兴趣,大部分时间都是只看不买,即便买也全是给我买的,一趟道走下来,她除了给自己买了个小发卡以外,反倒给我shoppg了一大堆衬衫、皮带和内裤袜子。

    用她的话说,我这个人懒到家,穿什么东西都是一次性的,索性给我多买点。

    走到一处冷饮店,我们停下来休息,江静雅捧着一杯花茶,俏皮的嘬着吸管问我“老公,我舅老爷,就是之前到山城探望我的那个,他下个月过生日,你看你能抽出来时间回石市一趟不?”

    “下个月啊?”我刚要条件发射的找借口推辞,可当面对她满脸希冀的眼神时候,又没狠下心,盘算几秒钟后点点脑袋微笑“好呀,到时候我一定过去。”

    “乖啦。”江静雅立时间眉开眼笑,凑过来在我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几秒钟后,江静雅昂起小脑袋,挥舞粉拳冲我娇吟“另外,我可跟你提前说好啦,我不在你身边,不允许出去花天酒地,逢场作戏也不行,哪怕是招待朋友,实在推脱不开,你也不许跟那些女人有身体接触,否则让我知道的话,哼哼哼”

    “绝对不会,我连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都没耕明白,哪有时间再出去瞎开垦。”我立马举手保证,说话的过程中,我突然想起来刚刚跟王影通过电话,迟疑片刻后开口“对了媳妇,跟你说个事儿,我今天不是和阿生一块去见了位大人物嘛,你绝对想不到,那位大人物长得特别像”

    听完我的话以后,江静雅眨动两下眼睛,审视的上下打量我几眼没作声。

    见小丫头有点不高兴了,我马上掏出手机证明清白“媳妇,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跟王影绝对啥也没唠,不信你看看我俩的聊天记录。”

    “我才不看呢,谁稀罕看似的”江静雅赌气似的撇眉,嘴上说着不看,眼睛却直勾勾的往屏幕上瞅。

    瞅她那副明明有气却故意不撒的小模样,我会心的笑了,只有在乎你的女人才会关注你的点点滴滴,不爱你的女人,你就算当她面给脑袋割下来,她也顶多是惊呼一声好吓人。

    我叹口气道“媳妇,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很好奇我见的那位大人物会不会跟王影有关系,我打小妈妈不在身边,特别能理解那种孤苦伶仃的感觉,不过阿生说的也对,如果那位大人物真和王影有关系,王影也不至于自己养活自己”

    江静雅拢了拢侧脸的碎发,表情认真的望向我问“王朗,我问你,你放下王影了吗?”

    “放下了!”我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想了想又补充道“但要说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我纯属在欺骗,我可以保证的是,我对王影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情愫,只是很多时候有点不太适应。”

    “我能理解。”江静雅长吁一口气,咬着嘴皮,挤出一抹笑容道“咱们回去吧,收拾一下行李,我和婷婷就该去机场了。”

    我一把拉住她的小手出声“媳妇,我能给你的承诺不多,但在感情上,我可以保证,咱俩既然已经在一起了,我就绝对不会琢磨乱七八糟的花花肠子。”

    江静雅目光真挚的注视着我“王朗,我希望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爱我,并不是感激或者亏欠。”

    我身子前倾,在她的小嘴儿是啄了一口,无耻的坏笑“那是当然的,不爱你,我能让你占有我嘛”

    江静雅立时间羞臊的捶打我胸口“不要脸你”

    我重重搂住她的蛮腰轻喃“媳妇,等抽出来时间,我帮你解决一下每月必到的姨妈烦恼好不好,保你十个月没有忧愁,不许拒绝昂,不然我那帮兄弟们都以为,我好像有啥难以启齿的毛病一样。”

    我和江静雅正卿卿我我腻歪的时候,脑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喂,你是王朗吗?”

    我回头望去,两个虎背熊腰,留着小短头的男人站在我身后,其中一个从兜里掏出一副印着警徽的黑皮工作证在脸前晃了一下,板着脸出声“我们是羊城市大案队二组的,有件案子想找你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