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明行者 > 第260 怕
    第260 怕

    云郁郡有一座超大型铁矿,以土着世界原有的开采水平,便能维持海州、灵州、乐州等地的铁料需求;佛禅郡则是海州冶铁中心,哪怕经过原东可、魏云福掀起的海州大屠杀摧残,当地仍旧活跃着数万从事钢铁相关产业的土着工匠。

    云郁郡的矿石资源,佛禅郡的人力资源,都能有效加快玩家的科学成就复现工作。

    贺路千已经做好计划:待击退安车骨的围剿,海州有了安全保证,他就会携大胜之威,对包括云郁郡、佛禅郡等郡县在内的海州第三大板块郡县进行彻底的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军事改革。

    前途是光明的,过程却是曲折的。

    贺路千夺取海州之前,玩家脑海里的科学知识,非常遗憾地没有条件发挥作用。玩家是一样的玩家,他们能在乐东岛复现无数科学成就,为何不能在海州及其它州郡复现科学成就呢?

    答案是修行者的武力相当于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

    修行者掌握了军事力量,也就掌握了分配蛋糕的权力。

    与此同时。

    超品修行者与四品、三品、二品、一品等高档次修行者之间的关系,可以用封建制度来形容。包税制的本质,就是高档次修行者以上缴税收形式表达他们对超品修行者的臣服。五品及五品以下的修行者,也可以视作修行者封建制度的延伸。

    修行者与不入流修行者和非修行者之间的关系,却是比封建制度更落后的奴隶制度。修行者惯来蔑视非修行者的各种权利,某些嚣张的修行者官僚甚至把辖区内的百姓当成猪狗畜生,想辱就辱,想杀就杀。

    玩家升级速度较慢,主流第一档次玩家如今才41级左右,连“不入流”蔑称都当不起。因此,当玩家在海州等地稍稍作出成绩,立即引来当地修行者官僚及其帮闲的贪婪:“一群连不入流实力都没有渣渣,凭什么在我的地盘赚钱?”

    如果玩家侵犯了当地修行者官僚的固有利益,修行者官僚及其帮闲不仅仗着包税制特权直接抢劫,还有可能在其辖区之内永久追杀某位玩家。

    玩家若想在落后的土着世界复现玩家世界科学成就,必须投资建设一批前置产业链。这样的发展路线,投资大、风险高,一旦引来土着修行者的贪婪抢劫,玩家大概率瞬间迎来破产之灾。

    玩家与修行者官僚合作的思路也很难实现,因为玩家没有资本与修行者官僚博弈,成功与否完全取决于当地修行者官僚的心情。如果玩家遇到了类似贺路千又智商较低的修行者官僚,玩家当然能够美滋滋利用玩家世界科学成就攫取超额利润。

    可绝大多数修行者官僚既不是傻瓜也不像贺路千那样慷慨,除非玩家愿意真心实意做他们的奴隶,否则他们很难与修行者官僚建立长久而又稳定的合作关系。

    当然,玩家也不是傻瓜。

    撞南墙遇挫数次之后,各地相继停止了风险高、收益少的科学成就复现试探,消极地把乐东岛奇迹当成炐国阵营的特色玩法。

    镜头回到佛禅郡的混乱,其根本矛盾亦是修行者官僚与玩家的利益冲突。

    贺路千把海州23郡分成三大板块,居高临下废除了佛禅郡、云郁郡等的包税制度及包税制度衍生的种种封建法规、奴隶法规,并把当地修行者官僚强行转移其它两大板块区域内的郡县。

    可是,修行者官僚早就在这些地方形成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与修行者官僚捆绑一起的宗族势力、门派势力,怎会毫无怨言地执行贺路千立下的新规矩,把自家利益无私地让给贺路千或玩家?如果修行者人人都愿意遵纪守法,土着世界早就世界大同了。

    佛禅郡地方修行者势力虽然敬畏贺路千的超品实力,却不觉得贺路千与平海藩藩王原东可、洝朝修行者官僚、炐朝修行者官僚有什么区别。待乐东岛玩家迁徙到佛禅郡,待乐东岛玩家依赖新型冶铁体系碾压当地传统冶铁工坊时,地方修行者势力立即跑过来虎口夺食。

    原海州玩家群体一开始就被各地修行者势力吃得死死的,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复现威力较强的玩家世界科技武器,所以至今没有底气反抗来自修行者的剥削。

    乐东岛玩家则稍有不同。

    乐东岛玩家在贺路千庇护下,已经完成了从0到1,甚至到100的突破,陆续复现了半自动步兵铳、散弹铳、机关铳、手铳、手雷、地雷、化学武器等威力更强的科技武器装备,他们怎甘心随随便便向佛禅郡地方修行者低头?

    再者,贺路千利用非玩家管理模块的权限,以炐国左丞相职位赋予乐东岛玩家保护合法私产的权力。当地方修行者无视贺路千立下的规矩时,当地方修行者试图抢劫乐东岛玩家们的合法财产时,他们瞬间变成玩家眼中的可攻击对象。

    玩家不懂贺路千为何限制海州地方修行者,也不懂贺路千改革海州的长远野心。

    但是,玩家懂游戏世界观的任务机制。

    虽然这些地方修行者间接把持大大小小官职,虽然这些地方修行者裹挟了一群面临破产危机的工匠、市民,把玩家及贺路千都衬托成了反派角色。可玩家才懒得理会贺路千与地方修行者博弈衍生的是是非非,既然地方修行者变成可攻击对象,玩家直接“杀怪”就是。

    玩家杀怪,天经地义。

    击杀邪恶np,保护自家产业,这与传统网络游戏的“怪物攻城”设置有什么区别?传统网络游戏里,不也有己方势力官员突然邪恶化的设定?

    尽管地方土着修行者等级高、实力强,玩家照样说干就干。

    凡此种种,地方修行者势力与产业流派玩家的矛盾,遂演化成令人哭笑不得的“邪恶np攻城战”。

    瞧瞧这条热帖吧!

    没有玩家指责贺路千把乐东岛玩家领到一条不归路,也没有玩家指责贺路千不该莽撞攻取海州。尽管佛禅郡地方修行者势力带给乐东岛玩家惨重的经济损失,玩家们仍旧兴高采烈地赞美贺路千,异口同声欢呼:“咱们炐国玩家苦苦煎熬了八年,终于看见崛起曙光了。”

    原洝国阵营平海藩派系玩家,也全都有奶忘了娘地把洝国阵营、平海藩情怀抛在脑后,不可思议惊赞:“难道炐国阵营的核心玩法,不是经营建设,而是工业科技碾压?”

    另外,随着泥毒番西王鲁克亚罗在遥远的西方逆势崛起,玩家群体里渐渐盛行“阵营之子”“版本之子”“气运之子”“阵营主角”等说法。

    战斧国国王是战斧国的阵营主角,战斧国的大型任务常常与他存在密切联系;鲁克亚罗是反对战斧国的大阵营主角,东国、血裔国、罗国、雷云国、银石国等阵营,都衍生了许多与鲁克亚罗相关的大型任务。

    视野缩小到水火不容的洝国阵营和炐国阵营。

    洝国阵营的阵营主角,疑似是目前露面甚少的洝国小皇帝;炐国阵营的阵营主角,所有玩家一致认为非贺路千莫属。站队贺路千,跟随贺路千征战洝国、清除内患,是炐国阵营玩家义不容辞的主线任务。

    等等。

    乐东岛玩家及刚刚加盟炐国阵营的原海州玩家,闻讯佛禅郡玩家有权与当地修行者合法地打群架,纷纷跑来报名:“算我一个!”

    ===

    贺路千前段时间评估乐东岛玩家的潜在实力,虽然乐东岛工业基础单薄、后勤供应效率低劣,但若加上不死不灭、不怕疼痛等特性,他们绝对能够轻松与地球历史一战时期的常规部队打平。佛禅郡地方修行者的个体实力虽高,却大概率挡不住玩家不死不灭冲击。

    但贺路千作为炐国左丞相、海州之主,于情于理都不能无视佛禅郡的混乱。

    贺路千停止走向昌州的步伐,转首与钟胜海协商:“佛禅郡有突发事件需要我过去处理一下,钟教主能否在海州等待数日?”

    钟胜海惊愕数秒,皱眉询问:“大概耗时几日?”

    贺路千:“最多三日。”

    钟胜海松了一口气,眉头慢慢舒展:“好。”

    临分别时,钟胜海却又忽然改变想法:“贺门主,佛禅郡的突发事件是否涉及海州私密?若非私密要事,我能否跟着你看一看佛禅郡的风景?”

    无论乐东岛玩家的工业科技流特色,还是地方修行者与玩家的利益矛盾,显然都与私密无关。

    贺路千不假思索答应了钟胜海的请求。

    众人过广秀郡而不入,径自奔向目标佛禅郡。行至佛禅郡与广秀郡边界,玩家的密度骤然增高数倍,官道上时不时看见成群结队的玩家组织。尽管有些玩家慢走,有些玩家快走、骑马,他们的目标却是一致的:以增援佛禅郡玩家为理由,参与佛禅郡的大混战。

    目视玩家源源不断向佛禅郡聚集,钟胜海突然出声询问:“敢问贺门主,这些域外天魔可是准备前往佛禅郡讨伐什么?”

    贺路千诧异望了钟胜海一眼,旋即点头解释说:“佛禅郡域外天魔与当地不法之徒起了纠纷,这些域外天魔都准备跑过去凑热闹。”

    贺路千说的简单,钟胜海却不敢听的简单。

    钟胜海满脸阴郁:“终于到了这一步。”

    贺路千没有听懂钟胜海的意思:“到了哪一步?”

    钟胜海没有直接回答贺路千的问题,长吐一口气后,另起新话题:“贺门主可晓得我们新丰教的历史渊源?”

    贺路千:“略有耳闻。”

    钟胜海点头:“新丰教源于大丰教,大丰教源于一百七八十年前赫赫有名的魔教。而魔教当时的魔教教主,则被誉为千年不遇的绝品修行者,修为据说达到了咱们超品修行者也无法想象的‘天人化生’境界。”

    “魔教教主实力非常强横,五名乃至十名顶级超品联手,都没有信心击败他。那时候,大家已经做好了炐朝即将亡于魔教教主之手的心理准备。可数年之后,魔教教主却突然死于定军山。贺门主,你知道魔教教主怎么死的吗?”

    贺路千:“据说死于域外天魔的围攻?”

    钟胜海没有提出新的有趣观点,点头承认了贺路千的说法。

    钟胜海目光盯着远方的玩家,情绪复杂地说:“没错。雄才大略的魔教教主,就是死于域外天魔之手。据大丰教秘书记载,第三次降临的域外天魔,当时成群结队冲向定军山,前队战死,后队补上,硬是活生生耗死了天下无敌的魔教教主”

    钟胜海怅然回忆过往一会儿,话题回到眼前:“而今域外天魔第五次降临,他们实力提升出乎意料地慢,据说至今尚未诞生九品实力的域外天魔。我原以为,这次域外天魔降临与前四次域外天魔降临有所不同,即使域外天魔想干涉我们丰人的反洝斗争,也得数年之后了。”

    “安车骨有超品,咱们丰人也有超品,域外天魔想围杀我们或围杀安车骨精锐,最少也得有人晋阶二品吧?按照域外天魔的恢复速度,他们想恢复到二品左右实力,最少还得蛰伏十年。”

    “谁曾想,域外天魔现在就开始集体猎杀修行者了。”

    贺路千能够理解钟胜海的心情。

    钟胜海在害怕。

    钟胜海虽然实力高达108级,却发自内心地害怕玩家。

    说起玩家降临。

    第一次和第二次玩家降临时,尚有土着修行者积极拉拢玩家,希望利用玩家不死不灭特性削弱对手实力。从那时候起,就有许多知名的超品修行者无奈死于玩家的绞杀。但或许因为当时玩家规模小,猎杀目标有限,对土着世界的冲击也有限,并没有引起土着修行者圈子的警戒。

    直至第三次降临的玩家突然间集体背叛魔教教主,土着修行者才迟钝明白玩家是一把没有丁点儿忠诚观念的双刃剑:无论你对他们多么好,他们都有可能背叛你。

    从此以后,修行者开始忌讳与玩家直接交流。

    越是钟胜海这样的超品修行者,越是钟胜海这样对玩家知根知底的修行者,他们越恐惧玩家的不死不休猎杀。反倒是那些见识少、实力低的底层修行者或中层修行者,例如佛禅郡地方修行者,才敢仗着当前实力优势肆意欺压玩家。